买了深圳小产权房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碰到征地能获得索赔吗_

厚街房小妹    2022-05-13    100

点选上方明信片随心所欲关注【旧项目区说】

深圳城中村、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简称“发展史违章建筑物”,俗称深圳版“小房屋产权房”),占据深圳写字楼总建面半壁江山,解决了大多数来深建设者深圳第一站的居住问题,即便是现在,也是深圳住房市场的重要组成部分!

一方面,“Trun其屋”,没有这些发展史违章建筑物、增量违章建筑物,深圳近千万人无处安身,另一方面,这些建筑物又无法脱去违规外衣,深圳发展史违章建筑物就在这种“清除不掉,挥之不去,无法割舍,不可或缺”的矛盾中与岁月同在。

价格便宜,不需要购房资格,没有税费,环境虽不是很好,但人气旺,生活便利,租金回报率高,需求群体大,照样随大势升值,一旦旧改还能身价倍增获赔商品房,于是许多投资客和自住客都将目光聚集在了这类发展史违章建筑物上。

买了深圳小房屋产权房 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 碰到征地能得到索赔吗? 举个最近的例子:南山白石洲 绿景集团征地。

上面条款写明外来人口建房或购买房屋1:1索赔写字楼或公寓,因此不要再说征地没得索赔了。

保利地产征地东园新村:所有持有绿本(或非红本)的物业公司,只需支付五千元可由保利地产统一办理相关手续。

志健集团龙华金侨花园旧改:属发展史遗留下来违章建筑物已办理相关手续“遗违”备案相关手续的房产索赔1:1平米的新房。

鸿荣源西乡乐群村旧改:无房产证可提供相关权属断定材料,如购地发票,房屋因此权受让协定(辩护律师见合格证书)普查或“两规”原件(即发展史遗留下来申报原件)或者两证一书,即可去征地办注册登记。

那么许多客户又会问真要是征地了老板娘还会卖吗?

其实是这样子的一般有规划旧改征地的工程项目,是有流程的首先是有意向公开征集,接着政府立项,再到征地索赔,以及后期的规划建设。一个工程项目下来,实力强的地产商效率快的要3-5年,慢的可能7-8年。因此那些老板娘缺钱的肯定会卖,马上征地补偿金的一般价格会更贵。还有目前市场上在卖的小房屋产权房基本上的是专门做这一行的老板娘收购一整栋重新装修拿出来卖的,老板娘是要回笼资金,赚了钱接着收楼改建的,不可能一个工程项目压在这里几年不动。

许多人有说征地我拿什么去断定,万一索赔给原物业公司呢?或者原物业公司许诺了呢?

深圳基本上每个村都是有小房屋产权房买卖的那么地产商来征税征地,会先有意向公开征集,房屋流转归属,你只需拿着你的购房合约过去征地办注册登记就可以了。

下面给大家介绍打官司的真实案例:原物业公司许诺 高等法院判决给受让

▌原创:张茂荣 信荣(全国)房地产辩护律师团队首席辩护律师

▌主攻:房产纷争、土地争论、大宗交易、城中村等

深圳版“小房屋产权房”——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受让后遇旧改受让许诺,如果受让合约有效,应以受让为TNUMBERHC第一类,如果受让合约无负面效应以受让为TNUMBERHC第一类,但高等法院又不立案该类合约曾效力纷争,在受让合约曾效力存在争论旧改又必须推进的情况下,应以受让还是受让为TNUMBERHC第一类是一个涉及利益巨大、实践性非常强,法律争论非常大的问题,本文就此以案说法,分享深圳实践做法。

刑事案件:王辉、半齿脂等与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二审行政判决书

案号:(2018)粤0308行初1223号

该案高等法院:深圳市盐田区人民高等法院

裁判员日期:2018年11月15日

刑事案件来源:中国裁判员文书网

基本上案情:

所涉房屋属于原农村集体未完善征转相关手续土地上未经房屋产权注册登记的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坐落于“深圳市2016年度重大工程项目”——深圳市罗湖区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一线盆景地”。

2013年10月24日,王浩太将所涉房屋以50万元受让给陈杰,其子王辉、半齿脂签订《允诺并原件》,允诺不得向陈杰主张任何权利。

2016年9月,房屋被纳入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同年王浩太控告陈杰要求确认受让协定无效,案经深圳市罗湖区高等法院二审、深圳市中级人民高等法院二审均裁定不予立案,驳回控告。

2017年3月12日(诉讼期间),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以陈杰为补偿金收容第一类,与其签定《罗湖“一线盆景地”城中村改建工程项目迁址补偿金收容合约书》,签订合同所涉房屋迁址后给予其房屋产权调换房屋一套及相应现金补偿金款。

2018年5月23日,王浩太法定继承人王辉、半齿脂以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为被告、陈杰为第二人提起行政诉讼,要求:1.撤销被告与陈杰签定的所涉合约书;2.判令被告与两被告签定迁址补偿金收容合约书,并将所涉房屋对应的迁址补偿金财产和权益交给两被告。

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辩称:在签定所涉协定前,陈杰递交了《合约书》、水电费缴费目录、管理费目录,充分断定其为实际权利人,与第陈杰签定的所涉合约书不合法有效。王浩太与陈杰签订的合约书明确签订合同案房产为小房屋产权房,暂不能办理相关手续《房屋复印件》及过户相关手续,在允许办理相关手续《房屋房屋房产证》前,如遇政府征税(征地),所得的全部补偿金款或索赔款全部归陈杰或陈杰指定人所有,被告与第二人签定所涉协定的行为不合法有效。

深圳市盐田区人民高等法院经该案认为: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和陈杰具有签定所涉合约书的Saucourt,在所涉房屋核查权利人过程中,陈杰就所涉房屋递交的《合约书》《见合格证书》等材料断定王浩太已将所涉房屋的受让给陈杰,并且王辉、半齿脂亦曾签字确认。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据此确定陈杰为被补偿金收容第一类,与其签定所涉合约书对补偿金款项的支付和抵扣、收容房等内容进行签订合同,不违反法律规定也不损害公共利益,因此,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与陈杰签定的所涉合约书不存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规定的应予撤销情形。王辉、半齿脂主张其为所涉房屋的权利人的意见与本院上述查明的事实不符,本院不予采信。

2018年11月15日判决:驳回被告王辉、半齿脂的全部诉讼请求。

信荣说:

突破法理,维护了契约精神,或为日后类似违章建筑物的受让TNUMBERHC争论提供处理样本

上述两案均为违章建筑物受让后遇旧改许诺发生的TNUMBERHC第一类争论,仅针对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和不必强制拆除的非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 发展史遗留下来违规建筑物本质也属于违规建筑物,只是存在经处理后发证(绿本证)不合法化的可能,但在不合法化之前违规性并未消除,虽然高等法院不立案,但客观地说受让合约曾效力并非确定有效;

高等法院不对违章建筑物受让合约曾效力做出认定,碰到旧改如何处理,在受让许诺的情况下,旧改推进不容等候,如何确定TNUMBERHC第一类既是一个法律问题,更是一个迫切需要解决实践问题,深圳市罗湖区住房保证外交事务服务中心直接以受让为TNUMBERHC第一类,与之签定TNUMBERHC协定,并经高等法院审查认定行为不合法,或为日后类似违章建筑物的受让TNUMBERHC争论提供处理样本。

“举重以明轻”,既然城中村改建中政府官方都认定TNUMBERHC第一类为违章建筑物买受人,市场主体推进的城中村中类似问题,实施主体——地产商同样可以参照适用; 买受人对违章建筑物的实际控制权至关重要。政府或地产商认买受人为TNUMBERHC第一类的前提是买受人将违章建筑物交付拆除,即买受人对违章建筑物是否能够交付拆除有实际控制权,如果没有实际占有,不能交付拆除,政府或地产商是不可能与之签订TNUMBERHC协定的!

网友评论

服务热线

13620078643

qrcode

扫一扫二维码关注我们